【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】(番外2)【作者:你额】   校园小说 
字数:789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额……这次又是一篇番外,实在不好意思,正篇很久没写了,一下子找不到感觉,总卡着也不好意思,所以就写了一篇番外,就当是练练手,找找感觉,顺便也描写一下田巧巧这个新人物……也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……

  下午放学后,柳健一个人独自留在了教室里,望着窗外渐渐落下的夕阳,他的心情也越发的忐忑不安。空荡荡的教室里很安静,柳健能明显的听到自己那因为紧张而剧烈跳动的心跳声。

  低头望着课桌,柳健试图做点什么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,可他的脑袋里却无法停止的回想着那名少女的样子和她留下的话语——放学留下来。

  被一个女生这样要求本应该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,可是柳健却有些心情复杂,他可是知道那个女生有多么残暴,被她盯上的人不管是谁都没有好结果,重伤住院已经算好的了,柳健可是亲眼见过那个女生把一个人硬生生弄残了啊。而且不知道为什么,那个女生如此无法无天,却至今都没有警察来找她的麻烦,可见她身后的背景肯定不一般,自己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,根本招惹不起。

  「砰!」

  在柳健不安的等待中,教室门被人打开了。他连忙扭过头看去,只见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,那人正是让柳健忐忑不安的那名少女。

  「等很久了吗?」田巧巧一边笑嘻嘻的问道,一边带上教室门,缓步朝柳健走来。

  「没有没有!」见到这一幕,柳健赶紧站起身来,他有些紧张的走上去迎接,可谁知田巧巧却罢了罢手,阻止了他的行为。

  「别这么拘谨,你坐下吧。」

  「不不不,我怎么敢……」

  柳健还想继续推辞,可田巧巧已经来到了柳健面前,直接伸手把他按到了椅子上。

  「这是命令。」田巧巧面带微笑的说道。

  「我……」这下柳健没办法了,只能老实的坐在了椅子上,可他却有些如坐针毡,一脸的不自在。

  「我坐在你桌子上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?」田巧巧虽然用的是询问的语气,可她却完全没有等待柳健回答的意思,随手掀掉了柳健放在桌上的书本,然后一屁股坐了上去。

  看着自己心爱的书本被田巧巧肆意的甩在地上,柳健却不敢有丝毫不满。
  「知道为什么让你留下来吗?」田巧巧坐在柳健面前,高高在上的看着他,而她的双脚则顺势踩在了柳健的大腿上,柳健顿时僵住了身子,不敢动弹了。
  「不……不知道……」柳健有些惶恐的回答道。

  「嘻嘻,别这么紧张嘛,我有这么可怕吗?」田巧巧轻声笑了笑,双脚不老实的在柳健的大腿上轻轻踩碾着。这里似乎是柳健的敏感部位,随着田巧巧的踩碾,柳健忍不住轻颤了几下,他连忙低下头,捏住了拳头。

  「不用担心,我这次可是来奖励你的哦,」田巧巧伸出手抬起了柳健的下巴,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,「奖励你为姐姐大人和那个男人的和好做出的一部分牺牲。」

  「不不不……我没有牺牲什么……」柳健急忙摇了摇头,表示否认。

  「不,你牺牲很大哦,」田巧巧抬起手轻轻的摸了摸柳健的脑袋,那温柔的姿态就像是在抚摸小动物一样,「鼻子被姐姐大人踢的很痛吧,姐姐大人可是准备亲自来奖励你哦,可是她现在有点事,所以我先来了。」

  「什么?」听到这里,柳健愣了一下,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,「灵儿姐准备奖励我?!」他惊喜的大声询问道。

  「嘻嘻,是啊。」田巧巧眯起眼睛笑了起来。

  「太棒了!」柳健激动极了,而正在兴头上的他却并没有注意到,此时的田巧巧眼睛里面完全没有任何的笑意。

  「现在就让我先来满足你吧,你想要什么奖励呢?」田巧巧微微眯着眼睛问道。

  「我想要……」面对田巧巧的询问,柳健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,他的目光定格在了田巧巧的双脚上,「想要……」

  「想舔我的脚对吧,」见柳健支支吾吾的不敢开口,田巧巧微微一笑,帮柳健把心里想说的话说了出来,她用鼓励的语气说道,「想舔就自己开口说啊。」
  仿佛受到了莫大的激励一样,柳健连忙开口请求道,「我想舔你的脚!」
  「呵,果然是一个贱货呢,」笑完之后,田巧巧突然脸色一变,露出了一个轻蔑的表情,她冷冷的嘲讽道,「你觉得你配吗?」

  「我……」柳健顿时被羞辱的满脸通红,他窘迫的低下头去,不敢说话了。
  「呵呵,」田巧巧冷笑一声,抬起右脚用力踩在了柳健的头上,「你只不过是我和姐姐大人脚下的玩物而已,像你这样的贱货我随时都可以找到,别给我自作多情了!」一条腿的重量把柳健的脑袋压的更低了,在狭小的空间内,他的身体被迫折成了虾米一样的形状,腹部的过度弯曲让柳健的肠胃有些不适,之前被张灵儿踢伤的腹部肌肉也开始隐隐作痛起来,尽管如此,他却不敢去动田巧巧踩在自己头上的脚,只能咬着牙,强忍住不适感,同时,被羞辱的快感却让他有些兴奋了起来。

  「不过话虽如此……」没想到田巧巧突然话锋一转,语气变缓了下来,「你这次确实是做了一点贡献呢,姐姐大人很开心,这样就足够了!」说着,田巧巧移开了自己的脚,转而搭在了柳健的肩膀上,柳健这才得以挺起身子,舒缓自己的腹部。

  「谢……谢谢巧巧姐……」柳健有些颤颤巍巍的说道,他还以为自己的言行惹田巧巧生气了,本以为自己完了,没想到田巧巧竟然就这样放过他了,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  「呵呵,贱货,我欺负你你还谢我啊。」田巧巧冷笑着讥讽道。

  「嘿嘿,这是我的福气,这是我的福气……」柳健赶紧一脸谄媚的陪笑着。
  看着柳健的这副下贱姿态,田巧巧由心底的感到厌恶,她厌恶眼前的这种被称为「男人」的生物,就像只会发情的猪一样,光是看着就让人作呕,如果可以的话,她恨不得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虐杀干净!但是田巧巧知道这不现实,人类的社会就是由男性和女性共同构成,社会的正常运行需要男人出力,而且自己也没那么大的本事让所有男人都消失,所以她只能忍耐,强迫自己去习惯生活在这个满是男人的世界中,但是,只是找点乐子应该还是可以的吧。

  「喂,贱货,」田巧巧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,她微微伏下身子,微眯着眼睛俯视着神色紧张的柳健,柔声问道,「想要我的奖励吗?」

  「我想……」听到田巧巧的询问,柳健下意识的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,可话音刚落,他突然想起前面的遭遇,吓得他连忙改口道,「不,我不配,我不配……」

  「呵,这次你倒是学聪明了,」田巧巧毫不留情的嘲讽着,「你放心,决定奖励你可是姐姐大人的意思,我怎么可能会违背姐姐大人的意思呢,所以我会奖励你的!」

  「真……真的?」听到这里,柳健的心里又重新燃起一丝希望。

  「真的。」田巧巧点了点头,她的目光微微向下移动,当注意到柳健下体微微支起的小帐篷后,田巧巧的眼底闪过了一丝寒意,「话说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很兴奋吧。」柳健还没反应过来,田巧巧突然把左脚一偏,径直踩在了柳健的裆部上,坚硬的皮靴鞋底瞬间就把柳健的小帐篷踩塌了下去。

  「唔!」柳健的身体猛的抽搐了一下,再看看他的脸,早已经扭成了麻花一样,满是痛苦的神色。田巧巧的这一脚可一点都没有留情,而柳健翘起的下体刚好是龟头朝上,脆弱的龟头遭到冲击,也难怪柳健的反应这样。

  「怎么样,我说的对吗?」看着柳健满脸痛苦的表情,田巧巧的脸上却不由的浮现出一丝病态的笑容。在这个满是男人的世界中,肆意的蹂躏身边的男人算是她为数不多的兴趣之一了。

  「喂,贱货,你现在是不是很爽啊!」田巧巧扭动着脚掌,肆意的踩碾着柳健的下体,在这种刺激之下,柳健那因为疼痛而软掉的肉棒竟然又有了抬头的趋势。

  「爽……爽……」柳健兴奋的低语着。

  「呵,果然是一个贱货,」田巧巧不屑的看着开始犯贱的柳健,抬起右脚直接蹬在了他的脸上,「舔!」短短的一个字,却仿佛蕴含着魔力一般,柳健疯狂的伸出舌头在田巧巧的鞋底上舔舐起来,也不管这鞋底脏不脏。

  田巧巧现在的姿势十分的闲适,她根本不需要多费什么力,只是非常自然的把两只脚踩在柳健的裆部和脸上而已。但柳健可就不一样了,为了自己的舒适,田巧巧把右脚蹬的很远,而这就导致柳健的脑袋不得不拼命的往后仰,头颈的极限拉伸让柳健的背肌不一会就酸痛了起来,可是他不敢也不想停下来,看着压在自己眼前的鞋底,望着上面那一条条沾满灰尘的纹路,柳健不由得有些痴了。
  「感到荣幸吧,因为姐姐大人的恩赐,我可是特别允许你舔我的鞋底哦,其他的贱货可是想舔都舔不到呢,」田巧巧继续羞辱着柳健,「我可是知道的哦,你也和那些贱货一样,经常偷偷的跟在我和姐姐大人的身后,亲吻我们留在地上的鞋印吧。」

  「唔……」被田巧巧当面揭开了自己的秘密,柳健顿时有些脸红了。

  「怎么,你的反应就只有这样吗?」田巧巧的目光有些泛冷。看见这一幕,柳健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,他连忙讨好的回答道,「感谢巧巧姐的赏赐,感谢巧巧姐的赏赐!」

  「碰!」

  谁知柳健话音刚落,田巧巧突然用力一脚跺在了他的脸上,发出一阵剧烈的闷响,那声音听起来根本不像是皮下脂肪的震动,更像是鞋底猛击骨头的声响,田巧巧这一脚的力道竟然直接冲击在了柳健的面骨上。柳健连人带椅被踹翻在地,连带着撞倒了背后的好几张桌子。

  这一下来的很是突然,倒在地上的柳健整个人都是懵的,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首先感受到的就是强烈的痛楚,来自面部的剧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下意识的伸手摸向了口鼻,结果却摸到了一手的鲜血。他的鼻子之前就被张灵儿踢伤了,最近好不容易才修养好,拆了绷带,可现在被田巧巧一脚跺在正脸上,鼻子遭到重创,旧伤复发,鲜血又一次从鼻孔里流了出来。

  「啊啊啊啊!」看见满手的鲜血,柳健忍不住睁大双眼,惊叫了出来。
  「你鬼叫什么!」田巧巧满脸怒容的从桌子上跳了下来,她大步来到柳健身旁,无视流着鼻血的柳健,抬腿就是一脚跺在了他的胸口上,「谁让你感谢我的?你要谢的是姐姐大人!如果不是姐姐大人的要求,你真以为我会放下身段来理会你这种下贱的东西吗!」

  「我错了,我错了!」柳健从田巧巧的眼神中看到了疯狂,他害怕了,他知道,眼前的这名少女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怜悯之心,自己的存在在她的眼里就像是路边石子一般微不足道。

  「再说一次,你要感谢的是谁?」田巧巧伏下身子,目光凶狠的瞪着柳健。
  「灵儿姐!」柳健一脸惊恐的望着田巧巧,他仿佛求饶一般的大喊着,「感谢灵儿姐,感谢灵儿姐!」

  「嘁!」听到柳健改口了,田巧巧这才面色渐缓,收回脚,放过了柳健。
  见此,柳健暂缓了一口气,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,用纸巾堵住了流血的鼻孔,而田巧巧则在一旁冷漠的看着,不做动作。

  「痛吗?」田巧巧突然问道。

  「啊!」柳健被吓了一跳,他抬起头看向田巧巧,不明白田巧巧是什么意思,稍微思索了一会后,他才缩着脖子小心翼翼的回答道,「不……不痛……」
  「是吗。」田巧巧咧嘴一笑,右脚脚尖轻轻的点了点地,在柳健还没反应过来之前,突然猛的一脚抽在了他的脸上,巨大的冲击让柳健脸上的肉都颤动了起来,他直接应声倒地,趴在了地上。

  「呜呜……」柳健痛苦的呻吟着,刚才那一脚直接抽在了他的腮帮子上,虽然田巧巧用的是鞋面的部分,但是她脚上穿着的可是皮靴啊,尽管没有鞋底的硬度那么夸张,但皮革制品本身也是有着一定硬度的,更何况田巧巧穿的这双鞋上面可是还镶嵌着装饰用的柳钉,这一脚下来,柳健的脸上瞬间多出来了几条鲜红的划痕。

  「痛吗?」田巧巧继续问道。

  「唔……」柳健在地上挣扎着没有说话。

  「我懂了,不痛是吧。」田巧巧高高抬起右脚,黑色的漆皮短靴在灯光下面闪着寒光,没有任何犹豫,田巧巧的右脚径直砸向了柳健的脸颊,在发出一阵闷响的同时,皮靴的鞋跟深深的扎进了柳健脸上的肉里。

  「啊啊啊啊!!!」柳健这下终于是痛的大叫了出来,他握住了田巧巧的右脚,拼命的想要挪开它,可是田巧巧早已经把全身的重量压在了右脚上,本来就瘦弱的柳健哪里可能搬的动田巧巧的脚。

  柳健的脸扭曲了,他像条卑微的虫子一般在田巧巧的脚下痛苦的蠕动着,可是不管他怎么动,田巧巧的鞋底都深深的印在他的脸上,伴随着田巧巧的碾动,柳健的脸被挤成了一团,看起来丑陋无比。

  「痛吗?」田巧巧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柳健,不带任何感情的问道。

  「痛痛痛痛!」柳健紧绷着肌肉,发自内心的大叫道。

  「呵,乖孩子。」田巧巧这才稍微放松了脚上的压力,仿佛是为了奖励柳健一般,田巧巧用鞋底轻轻的磨蹭着柳健的脸颊,惹得柳健止不住的颤抖着。
  待到田巧巧移开自己的脚后,柳健的侧脸上已经留下了一个深深的鞋印,特别是鞋跟那一块地方,已经破皮发紫了。

  「站起来。」田巧巧轻踢了踢柳健的侧腰,吓得柳健也顾不上脸上的疼痛,赶紧听话的站了起来。

  「嗒。」

  田巧巧向前走了一步,坚硬的鞋跟敲打在地面上发出了一声脆响,听见这个声音,柳健却仿佛条件反射一般,膝盖一软,马上跪在了地上。

  「巧巧姐,求你饶了我吧,饶了我吧!」柳健不停的磕着头,涕泪流满了脸颊。

  「我让你跪了吗?」田巧巧却不为所动,冷冷的喝道,「给你三秒钟,马上给我站起来!」

  田巧巧还没开始数,柳健就仿佛触电一般的马上站了起来,此时的他已经有些心理崩溃,在田巧巧的暴力虐待之下,他根本不敢对田巧巧的命令有任何的犹豫。

  柳健虽然站起了身子,可是他却不停的打着颤,上半身佝偻着,双膝靠在一起,好似马上要栽倒在地上一样。

  「呵呵,你就这么怕我吗?」看见这一幕,田巧巧走到柳健的身前,弯下腰,侧过身,一脸促狭的盯着柳健的眼睛。柳健却根本不敢看她,双目流走,满是惊恐的神色。

  已经够了。

  看见这一幕,田巧巧心中一动,眼底微微浮现出一丝红色的光芒。「看着我的眼睛!」田巧巧轻声命令道。

  内心已经惶恐不已的柳健下意识的选择了服从田巧巧的命令,看向了田巧巧的眼睛,一瞬间,柳健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猛的扎进了自己的脑袋里一样,他不由的闷哼了一声,栽倒在了地上。

  「怎么了这是?」

  就在这时,一个有些清冷的声音突然在教室里响起,柳健扭头看去,却发现张灵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教室门口。

  张灵儿注意到了地上的柳健,也看到了他脸上那凄惨的模样。

  「巧巧,这是怎么回事?」张灵儿把目光投向了站在柳健身旁的田巧巧,语气里有些怪罪的意思,「我不是说了要好好奖励他吗,你怎么把他弄的这么惨?」
  「灵儿姐!」听到张灵儿竟然在维护自己,柳健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,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了张灵儿脚下,他想要诉苦,他想要获得张灵儿口中的那个奖励,「灵儿姐,我……」说到这里,柳健却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,不管他怎么努力,可舌头和嘴巴就仿佛不属于自己了一般,根本不听使唤。

  「嘻嘻,姐姐大人,我是在奖励他啊。」这时,田巧巧漫步走过了柳健身边,暗红色的裙摆荡起了一阵轻风吹在了柳健的脸上,他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田巧巧,却只看到她嘴角浮现的一抹诡异的微笑。

  来到张灵儿面前,田巧巧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,她牵起张灵儿的手,慢慢说道,「姐姐大人,请容我解释,是柳健自己要求我这样虐待他的。」

  什么?!

  听到这里,柳健有些急了,明明是田巧巧肆意的虐待自己,怎么就成了自己主动要求她虐待了?

  「不……」柳健刚想出来反驳,可谁知田巧巧突然回身一脚踹在了柳健的脸上,把他硬生生的踹倒在地上。

  「是不是啊,柳健,」田巧巧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的柳健,满脸笑容的问道,「是你要求我虐待你的吧?」

  当然不是!

  「是的!」

  咦?

  柳健突然发现自己所说的话和自己真正想说的话完全不一样。

  「真的吗?」张灵儿却还是有些怀疑,她问道,「巧巧,你没有威胁柳健吧?」
  「怎么会呢,难道姐姐大人不相信我吗?」田巧巧有些气闷的嘟起了嘴巴,她转过身去,伸手指向柳健,娇声道,「柳健,你还不快表示一下,还我的清白!」
  「是!」又一次的不受自己的控制,柳健的嘴巴擅自动了起来。柳健这才终于意识到了不对,可是已经晚了,他的身体再次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,跪行来到田巧巧脚前,柳健伸出双手捧起了田巧巧的右脚,使之脚跟着地,脚尖翘起,然后用手扶住。在张灵儿好奇的目光中,柳健张大了嘴巴,然后将田巧巧的整个靴尖含进了嘴里,宽大而又坚硬的皮靴瞬间撑满了柳健的口腔,他的下颌几乎张开到了极限。而让柳健感到恐惧的事情来了,不管他怎样努力的抗拒,吞下田巧巧靴尖的行为都无法停止下来。柳健不停的把自己的脑袋往田巧巧的脚上使劲,就像是把一只不合脚的袜子硬要穿在脚上一样,柳健的下巴脱臼,嘴角撕裂,强烈的痛楚让他不由的流出了眼泪,可是他却依然无法停下自己这基本等于自虐一样的行为。

  田巧巧皮靴上的柳钉已经狠狠的刺进了柳健的口腔上壁中,伴随着皮靴一点一点的进入更深的地方,皮靴上的柳钉也在切割着柳健的口腔,造成更大的伤害。鲜血直接从柳健嘴边的缝隙中流了出来,滴在了教室的地板上,溅射成一朵朵鲜红的血花。

  当田巧巧的鞋尖已经顶在了柳健嗓子眼的地方时,柳健才发现自己终于停止了行动,差点以为自己会直接吞鞋自尽的柳健不由的痛哭了出来,所谓的劫后余生应该就是这种感觉吧。而这期间,田巧巧至始至终都没有动过一下,仅仅只是翘着脚尖而已,而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柳健体验了从未有过的恐怖经历。此时的柳健嘴巴鼓点大大的,就像是一个过度充气的气球一样,看上去随时都可能会爆炸。

  「嘻嘻,姐姐大人,看到了吗?这个贱货可是贱到了极致,越是被痛苦的虐待,他就越开心哦!」被柳健几乎将整个脚掌全部吞入口中的田巧巧却面色如常,脸上甚至还洋溢着甜美的笑容,如果不看她的脚下,还以为这只是一个活泼可爱的美少女呢。

  不是的,不是的!

  柳健在心里绝望的大喊着,可是不过他怎么努力都没办法抢回身体的控制权。
  「是吗?」看着柳健如此疯狂的吞食着田巧巧的鞋子,张灵儿有点被说服了,她的脸上也不由的露出了一丝嗜虐的神色,「柳健,既然你喜欢被人这样对待,那我就满足你吧!」

  不是的,不是的!灵儿姐,不是这样的!

  「对,就是这样,姐姐大人,柳健会永远感谢你对他的奖励的。」田巧巧适时的将自己的脚从柳健的嘴里抽了出来,留给张灵儿一个好位置。

  「碰!」

  几乎是同时完成的,当田巧巧抽离自己右脚的一瞬间,张灵儿的脚尖已经狠狠的踢在了柳健还未完全闭合的嘴巴上。

  「啊啊啊!」柳健大声的惨叫着,张灵儿的这一脚并没有留情,直接踢断了柳健的几颗牙齿,鲜血四溅,田巧巧和张灵儿却都笑了起来。

  「叫的这么惨,是不是代表你很爽啊,贱货!」田巧巧一脸促狭的抬起脚把柳健的脑袋用力的踩在了地上。

  「是的,是的,我很爽!」虽然被田巧巧踩住了头,可柳健还是费力的把脸往张灵儿的脚边凑了过去,然后轻轻吻在了张灵儿的鞋帮上,「感谢灵儿姐的恩赐!」

  不是的,不是这样的!

  「哈哈哈,姐姐大人,他很感谢你呢。」田巧巧大笑着看向了一旁的张灵儿。
  「哼,被这种下贱的东西感谢只会让我觉得恶心。」张灵儿不屑的冷哼一声,收回了脚,在地上用力的蹭了几下,「区区一条狗而已,竟敢弄脏我的鞋子!」说着,张灵儿右脚一弹,猛的踢在了柳健的正脸上。

  「呜呜呜!」柳健痛苦的哀嚎着,却无法做出任何动作。张灵儿的这一脚又踢在了他的鼻子上,他的鼻头已经红肿了起来,插在鼻孔里的纸巾已经被鲜血完全浸湿。

  「嘻嘻嘻,」看见这一幕,田巧巧松开脚,蹲了下来,她伸手拔出了柳健鼻孔里的纸巾,然后重新给他换上了一张干净的纸巾,「没事吧,柳健同学?」
  虽然田巧巧用的是关切的语气,可柳健在她的眼睛里看到的分明是笑意,田巧巧只是在戏弄自己而已!

  你这个魔鬼!

  柳健想要说话,可根本就张不开嘴,就连瞪眼都做不到,就好像自己的面部肌肉都罢工了一样。

  「没事,我没事,我还想要更多!」柳健的嘴巴擅自大叫起来。

  「呵呵,满足你!」田巧巧在柳健的衣服上蹭了蹭,擦拭掉了手上的血迹,然后重新站了起来。

  不要,不要!

  看见这一幕,柳健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与绝望。

  「要来了哦~ 」田巧巧甜美的笑着,她慢悠悠的抬起了自己的右脚,包裹在黑丝中的纤细美腿缓缓弯曲,浑圆的小腿在空中勾勒出一条美丽的弧线,那绝美的姿态让人忍不住的心生遐想,勾起心中那最原始的欲望。但在柳健眼中,田巧巧的这个动作却更像是侩子手在举起断头刀一样,而田巧巧脚上的短靴就是那把夺命的断头刀。

  不要,不要,不要!

  漆黑而又狰狞的鞋底在柳健的视网膜中快速放大,他不由的睁大了双目,恐惧的泪水夺眶而出。

  不要!

  「呵呵呵,」田巧巧咧嘴轻笑了出来,她喃喃自语道,「姐姐大人是我的,谁都不能打她的主意!」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